奋锐党的西门

Views:
15

注明:本文摘自网络

西门在新约有九个,可见得是个很普通的名字。就在门徒之中,卖主的加略人犹大的父亲也叫西门以外(约六:71),彼得本身的名字也是西门。因此称这位西门时,就要冠以奋锐党的西门,以资识别。说起来很有趣,十二门徒中有两个雅各,一个是与主极亲近的三位门徒之一,另一个却默默无闻。犹大也有两个:一个是遗臭万年的卖主的加略人犹大,另外一个也不为人知。现在两个西门,也是同样的情形:一是门徒中的老大哥西门彼得,另外一个却只知道他是奋锐党的党员,圣经中再也没有提到其他的事情。可见名字并不重要,我们也不需要求名,像加略人犹大那样臭的名声还不如名不见经传的好。

一、应主呼召的西门

十二门徒中,各式各样各行各业的人都有,证明神要使用各种不同的人。主呼召了渔夫、税吏,现在又呼召一个热衷于政治的人。西门应主的呼召,起来跟从了主。西门这个名字,原文是听见的意思。他留心听主的呼召,听见了就立即放下一切跟从主。

当时有许多人并没有应主的呼召,他们推三托四,有人说要先回去埋葬父亲,有人舍不得变卖财产。他们失去了最宝贵的上好的福份,真可惜!还有些人跟从主并没有得到主的呼召,他们为了看神迹,赶热闹,有饼吃,就糊糊涂涂地跟着走。结果受人唆使高喊「钉他十字架」,也是这群人,对主对自己都有害无益。难怪卫斯理约翰说:若没有清楚主的呼召,我们应当逃避传道的职份好像逃避地狱的火一样。因为凭自己去做只有绊倒人,使主的名受羞辱。

但是我们应该注意听主的呼召,应该有颗顺服等候的心,随时应召;同时要每天在自己的岗位上作生活的见证。格拉森被鬼附的人得救后,恳求和主耶稣同在,主却打发他回去传说神在他身上作的大事(路八:28~29),就是要他在自己的地方作活生生的见证。不论我们是否蒙召做他的圣工,我们都该有这样的态度,这样的事奉。

二、党员而作门徒的西门

当时的犹太人有许多党派。按圣经记载,宗教性的党派有法利赛、撒都该等;政治性的有希律党、奋锐党等。希律党专事拥护希律家为王,他们与法利赛党曾两次共谋,怎样可以杀害主耶稣(可三:6)。奋锐党新译为激进党是对的,相当于今日的人民行动党、进步党,以民族主义,国家主义为号召,不惜以流血手段来推翻罗马政府的辖制,保全犹太人的法律,得到政治上的独立自主。此派甚至称为狂热派,是一群标榜「不自由毋宁死」的敢死队,为真理公义而战的勇士。

像这样热爱真理自由的斗士西门,来做主的门徒,是不足为奇的。因为主耶稣就是道路真理生命,作主的门徒就必晓得真理,而真理必叫人得以自由(约八:32)。主来世界的使命就是叫有权柄的失位,叫卑贱的升高,叫饥饿的得饱美食,叫富足的空手回去(路一:52~53)。主亲自宣告先知以赛亚的预言就是他自己工作的方针: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,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,瞎眼的得看见,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,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(路四:18~19)。

西门现在进一步做更深的工作,从前是参加革命运动,现在是革心运动;从前是外面树枝花叶的修理,现在是内里扎根的工夫。他的激烈变成为心里火热,像保罗那样大有忧愁,心里时常伤痛,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,就是自己被咒诅,与基督分离,我也愿意(罗九2:~3)。现在他不是要脱离罗马政府的辖制,而是要自己的同胞脱离魔鬼,罪恶的辖制,得到真正心灵上的自由。那才是当前的急务,才是真正的解放。

三、门徒而为党员的西门

西门放下一切来跟从主,但没有脱离党籍,他还是被称为奋锐党的西门。他不像当时的以色尼派,这派人圣经未提及,但从历史上我们知道,他们是隐士派,进入森林修行,独善其身,与世无争。西门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榜样,因基督徒是出世而入世的。主不许我们在山上搭棚,主要我们退到山上去支取力量,然后进到山下去拯救灵魂。政治是什么?政治就是管理众人的事。我们需要许多真正的基督徒来好好管理众人的事,使国泰民安。我们需要基督徒政治家,我们也愿望治理国事的领袖都是基督徒,凭着神的话行事,国家必大蒙祝福。但是我们并不主张政教合一。我们不赞成牧师去大搞政治,领导示威;也不赞成教会成为谈政治的场所。可是我们觉得基督徒应该关心国事,参与政治,效忠国家,做个尽职的国民。

圣经教训我们服从国法:在上有权柄的,人人当顺服他,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,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(罗十三1)。又教训我们要积极的为领袖们祷告:我劝你第一要为万人恳求,祷告,祝谢;为君子和一切在位的也该如此,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,平安无事的度日(提前二-2)。主耶稣亲自给我们纳税的榜样,国民如不纳税,国家怎能有经济的建设,怎能做社会福利的工作?

最要紧的是学西门的榜样,做个爱主的国民。因为道德是国家最大的财富。公义使邦国高举,罪恶是人民的羞辱(箴十四34)。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,他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,那民是有福的(路十三12)。摩西、但以理、耶利米、以斯拉、尼希米、末底改、以斯帖,都是爱神爱国的榜样。我们想到大陆八亿同胞在水深火热之中,海外华侨过飘流无定的生活,当如何切切地在神面前祈求,求神复兴我们的国家,拯救同胞的灵魂。